一般人玩不起条子生的拼爹的游戏,2013年小升初战争悄然打响

小升初之战:条子生的拼爹的游戏一般人玩不起

  “多年来,‘小升初’乱象不仅没有得到有效治理,反而更加复杂混乱、五花八门,让家长和学生茫然无措、不堪重负。”知名教育学者杨东平称。

  有相关专家表示,在近十几年间,北京市的小升初政策从《义务教育法》的立场逐渐退步,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被逐渐模糊。隐性和变相的考试已经压倒了免试入学,以权择校、以钱择校、以优择校成为正式制度。

  “如果你没有经历过,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有多疯狂。”小文(化名)的妈妈王女士认真地说。

  “我就一直在这种幻觉里生活着,直到被小升初备战的先行者们惊醒,别的家长说我们是‘裸奔’。”王女士苦笑着说。

小升初的严峻和疯狂

  小升初的严峻,并不被王女士料想到。

  直到有一天,王女士丈夫的一位同事带着孩子来家里做客。聊天时,得知这个小男孩刚考上北京市“人大附中”,一所北京超一流学校。
  “人家开口就问晓雯有没有参加‘占坑班’,英语有没有拿到FCE,有没有走美(一个奥数比赛简称)的成绩?当时我和孩子都傻了”王女士回忆道。
  同事让她先上E度论坛、北京小升初论坛(bbs.xschu.com)等几个小升初论坛上看看,“先掌握基本知识,扫扫盲,才能再聊。”
 
  此后的几天,补课的王女士发现自己多么孤陋寡闻,“在北京,小升初最难,中考最容易,高考介于两者之间”。多年从事“小升初”课外培训的人士介绍。
 
  而晓雯要想进到一所不错的初中,有以下几种途径:
  最简单的是等着“电脑派位”。按照学区划片、以电脑随机摇号的方法分配学位。
  不过,由于学校之间的教学差距,且许多重点名校明确表示不接收电脑派位学生,该项政策执行几年之后,效果并不好,派位到薄弱校的学生出现了较大面积的二次流动。
  “万一把你的孩子给派位到一所薄弱校,学生天天抽烟、旷课,好多都是外地孩子,你愿意自己的孩子跟卖菜、卖大米的孩子上同一所学校吗?”王女士有点自己的“歧视”。
  数据显示,近年来,参与电脑派位的人群日益减少,已经从起初的80%以上,降至不足50%。
  除此之外,“小升初”还有占坑班点招推优特长生共建生条子生等几种择校途径。其中多种途径对于王女士等人,基本是“此路不通”。
  比如“共建生”,属于北京特色的“小升初”政策,由国家机关、大型企事业单位与重点学校通过“合作共建”,满足本部门职工子女享受“优质教育资源”的需求。共建单位有时利用公共资源给重点学校额外投入,有的是职工自付费用,以“共建”名义统一交给学校。
 
  “据我所知,有的优质中学共建单位多达几十个,多是一些要害部门,比如教育、财政、发改等。说白了就是赤裸裸的‘以权择校’。”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直言。
  而所谓的“条子生”,则更为直白。一些家长直接通过特殊社会关系,使自己的孩子获得重点学校的入学机会。(更详细解释请点击条子生)
  在每年的升学季,北京的名校校长们总能收到众多条子。甚至有学校每年会设立一个临时机构,叫“条子办”,专司处理。
 
  “条子生、共建生,都是‘拼爹’的游戏,咱们玩不起,只能老老实实靠成绩,一步一步来博取学校欢心。”王女士说。
  这一步一步包括:占几个牛校的坑,到若干校外培训机构考证;英语通过FCE考核,三一考试达到9级;奥数在几个重要的全国性比赛中获得一、二等奖……围绕这些,王女士和晓雯被拖入到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之中。
 
疲于“占坑”
  王女士,先给晓雯占了个坑。
  即在心仪的学校周围,参加学校组织的培训或与学校有关的社会机构培训班,先占坑,等待参加该学校最终的录取考试。
  据一位熟悉北京“小升初”历史的专家介绍,“占坑班”起源于1998年,当时由于“小升初”由统一考试改为“电脑派位”,一些家长不愿意孩子进入薄弱校就读,而重点学校为争优秀生源也不愿意接收“电脑派位生”,于是以“奥数”培训为主的培训学校充当起替重点中学选拔学生的功能。
  比如,人大附中的“华罗庚数学学校”,就是最早举办的和最有影响的面向小学生的课外培训机构,后来更名为“仁华学校”。
 
  目前在北京,几乎所有名校都有自己对口的培训学校,只有进入该校就读,才有可能将来被“点招”进入该名校。此后数年,不断考试、筛选、排位,只有在六年级时排名最前的一部分学生才能进入重点中学。
  为了能够获得这样的机会,很多学生从小学三年级起就经考试进入培训学校,同时,为了确保有更多的入学机会,很多家长选择了给孩子多占几个坑。
  “我知道厉害的家长甚至能占2所市重点的坑,3所区重点的坑,到处押宝,哪个坑管用算哪个。”王女士介绍。经过仔细的分析,她给晓雯报了2个坑,最终有一个没有考上,占到1个坑。
  “我们虽然只占到1个坑,但是是金坑。”王女士笑着说。
  据她介绍,在家长中将这些坑分为几种,分别冠以金坑、银坑、土坑以及粪坑的称呼。
  “金坑”是指与最顶尖的中学录取关联性最大的培训班,“说白了,就是上‘牛校’必须要有的敲门砖。”
  王女士表示,对这种非坑班不录的且是自己孩子未来目标校的金坑,坚决要上,且要认真地上,努力提高坑班的成绩,考好每一次大小测验,稳扎稳打,才能胜利在望。
 
  目前,北京知名的几家“金坑”包括仁华学校(对口人大附中)、水木龙华培训学校(对口清华附中)、101培训部(对口101中学)、四中网校(对口北京四中)等。
  至于“银坑”,则是学校的知名度、录取力度次之;
  “土坑”指的是在重点校里最一般的,即便上了这所中学,未来进入好的高中、考上好的大学并没有多大的把握。
  “粪坑”基本就是说与升学、录取没有什么关系,可又不明说,但又让交钱培训,属于误人子弟,信息不对称的家长容易上当,说白了就是陷阱。
  “粪坑坚决要回避,浪费钱财事小,浪费时间精力误导孩子家长事大。”王女士说。
  后来的事实证明,正是因为晓雯上的这个金坑,最后令她接到了心仪重点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

“小升初”之战 花销不菲

  不过,王女士现在回想起孩子这两年的坑里生活,五味杂陈。
  首先是节假日时间全部用在陪孩子上“金坑”上。她们的住所离“金坑”颇有些距离,每次都要早晨6点半起床,开车赶过去上课。 “冬天天还黑着,一般孩子都在车上睡会觉,到了地方我再叫醒她。”
  而“坑班”尤其是“金坑”课程,远远超出了对小学生的要求。一般而言,“奥数”教育是所有“占坑班”教学的重点,此外是英语。
  晓雯上的“金坑”,5年级的英语就以《新概念2》为载体。内容包括:对一般将来时、将来进行时、 过去完成时、间接引语、条件句、情态动词 must,can,may、动名词、介词等八种语法项目进行了深入学习和训练。
  “往往是一节课的内容,要花几个小时消化,还要写作业,基本上没有双休日。”王女士说,“以前周末我们老去的小农场再也没去过,美术馆2年来也就逛过一次,还是孩子生日去散心的。”
 
  除了时间,还有不菲的学校开销。晓雯所上的“金坑”,每门课每学期学费2000元,语、数、外三门全上,4个学期总共两万四。此外,由于晓雯数学基础不太好,在上坑班的时候觉得吃力,王女士给她又报了2个数学辅导班,2年下来大概也花了将近一万五。
  “杂七杂八加起来,这两年花在坑班的费用,大概有4到5万。”王女士说。
 
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完成的报告中显示,对北京市部分家长所做的一项问卷调查也显示,坑班开销惊人:
  90%以上的“占坑班”家长每年花费在8000元以上,多数占坑的学生都会选择2-3个左右的“坑”。
 
  据估算,多数学生的课外培训费用达到每年3-5万元,多的达6-8万元。从三年级孩子进入坑班起,至六年级面临“小升初”,一些家长四年实际花费可达10万元甚至十几万元。
  “2010年度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9073元。按一家三口人计算,每年孩子就读‘占坑班’的费用约占家庭可支配收入近半。”上述报告称。
  对此,多位教育界人士均表示,“占坑”的存在,其实是名校通过考试选拔生源的主要机制。而表面上,名校无需自己组织考试招生,从而规避了政策风险。
  “但是这种做法,与义务教育中关于免费、免试和就近入学的政策要求,绝对是背道而驰的。”杨东平教授表示。

2013年小升初战争悄然打响

  今天是很多学校开学的日期,也是五升六及新六年的第一天,2013年的集结号正式吹响,在多家知名媒体的推动下,市教委乃至教育部都有了不同动静,虽然严禁奥数的声浪空前强大,但是最后市教委还是决定“2013年北京小升初禁止奥数挂钩 具体方案由各区县确定”,充满了很多不确定因素。

    北京小升初网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
    ○ 北京小升初领域最具影响力升学服务平台
    ○ 微信公众号搜索「北京小升初网」或「bjxschu」关注
    11
  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| 原文链接 | 报错?